都是信主,仍有差別

保羅信主的過程非常戲劇化,大多數基督徒的見證並沒有那麼神奇;不過他一與主相遇,所問的兩個問題,卻代表了所有基督徒”與主相遇”之後的改變:

「約在正午,當我走近大馬士革的時候,忽然有大光從天上向我四面照射,我仆倒在地上,聽見有聲音對我說:掃羅,掃羅,你為甚麼迫害我?我回答:『主啊,你是誰?』他說:我就是你所迫害的拿撒勒人耶穌。跟我在一起的人,只看見那光,卻聽不清楚那位對我說話的聲音。我說:『主啊,我應當做甚麼呢?』主說:起來,進大馬士革去,在那裡有人會把指定給你做的一切事告訴你。」使徒行傳22:6-10(新譯本)

保羅所問的兩個問題是:「主啊,你是誰?」「主啊,我應當做甚麼?」

自從「接受耶穌作主」的那天起,我們就變成一個「以神為中心的人」,以神為中心的思維是「神哪,我想要認識你!我想要明白你的旨意!神哪,我想要知道你要我成為怎樣的人?你要我走甚麼道路?你要我做甚麼事?你對這件事情有甚麼看法?」

然而這末後的世代,思潮變得越來越 “自我中心”:「我要如何滿足自我、發展自我、保護自我、實現自我?」許多人雖然信了耶穌,可並沒有真的讓耶穌作主;起點既然不對,接著所走的人生道路,自然就不在神的計劃裏。

不過神是很寬宏、很大方的神,救恩是「本著恩典、藉著相信」–只要相信耶穌在十字架上擔當我們的罪而死,並且相信他第三天從死裡復活,就必得救。可是,有不少人得救以後仍然走自己的路,並沒有讓「主啊你是誰?主啊我應當做甚麼?」成為他每一天、每一件事的思考方式。

或許他還是會在需要神的時候,向神呼求恩典;神是很寬宏、很大方的神,只要「相信有神,並且相信神會賞賜那些尋求祂的人」,神都會再給他恩典。

不過他跟神的關係就只能這樣了,可能終其一生就這麼繞:走自己的路→碰到困難呼求神→神施恩幫助他→然後繼續走自己的路…,就這樣過了一生,實在可惜,竟錯失了神為他量身訂作的那個最美好的計劃、最成功的人生、最豐盛的生命,最後成了”僅僅得救”的人。(不過這樣的結局已經算不錯了,也有很多人就漸漸遠離神,最後失去救恩)

親愛的你是否知道:神為你量身訂作了一個最美好的計劃、最成功的人生、最豐盛的生命?而起點就是 “以神為中心的思維”–「主啊,你是誰?主啊,我應當做甚麼?」願你是這樣的人。

2020/05/05   黃英豪牧師

 

Be the first to comment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


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