破碎的父子關係死裡復活

從小爸爸常年在沙烏地阿拉伯工作,直到我國小時才回來。他回來後常因生活壓力跟媽媽爭吵,每回他們吵架,我就會焦躁異常、驚恐萬分,我和哥哥會整夜不敢闔眼,深怕媽媽趁我們睡著時跑掉。在爸媽每一次的衝突中,我總是為媽媽抱不平,心想「為什麼爸爸要回來,既然爸爸不愛媽媽,何必回來惹媽媽傷心,我一點不愛爸爸,我才不需要他。」我雖然還小打不過他,但我會在他們吵架時站在他和媽媽中間,跟爸爸唱反調。我越忤逆父親,他就越氣我、越打我,我們父子關係也因此漸行漸遠。

後來爸爸開始酗酒,酒後他會不斷的碎念,在醉話中流淚地說出他的寂寞,但是沒人想聽。我原以為父母感情很薄弱,直到媽媽罹癌,爸爸不放棄地帶著媽媽四處求醫,我才知道我錯了。媽媽過世後,爸爸更努力地維繫我們父子間的關係,但我們只想迴避。有次久未酗酒的爸爸又喝醉了,他一回到家,便在媽媽的遺照前佇足良久,接著崩潰地嚎叫哭泣,說著對媽媽的思念,還因無法完成媽媽的遺願而控訴自己。

我決定試著回應爸爸,但是我發現只能做做樣子,我們中間就是有一堵牆,無法超越。大二那年,爸爸在一次工地意外中過世了,接到電話,我心裡頓時感覺空了一塊。爸爸過世第一年,每天下午我會去墓園為他墳頭的草皮灑水,想與他說話,也會不斷用懊悔與痛苦,來彌補對爸爸的虧欠,然而這一切只是讓我跟父親間那堵牆更堅實。

直到我結了婚,帶著妻小重回到神面前,請神再次作我生命的主,並學習開口原諒父親,求神醫治爸爸對我的傷害,因我發現唯有饒恕是得自由的關鍵。因著饒恕,我得以重新領受做兒子的心。

現在我以神的愛為磐石,用神的恩典勾勒出我的爸爸──對家庭充滿責任感,願意捨身、傾其所有來愛他摯愛的家人。我終於可以無拘無束地去愛爸爸了,甚至可以跟女兒說,爸爸愛爺爺,話語中不再心懷有苦毒怨恨。我相信我的家族會因著饒恕而啟動本質的改變,那些在情感上閉塞的都要暢通。感謝主使爸爸在我心裡復活了,榮耀歸給天上的阿爸父。

【神助611靈糧堂 李書傑弟兄】

Be the first to comment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


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