說好的幸福呢?

  • 一定要乖乖的

「媽媽,我要媽媽!」那年莉莎才4歲,睡覺起來,發現昨天晚上還抱著自己睡覺的媽媽不見了!當時她雖然年紀小,但明白,媽媽又跑了。每回媽媽回來若是前一晚抱著自己睡,第二天早上就會不見,小小的她,隱約是知道的,但無法阻止媽媽趁自己睡著,偷偷跑走的事。

那時守寡的媽媽,為了養活六個孩子,從印尼嫁到台灣,五個哥哥姊姊自己照顧自己,因為她太小,就託給娘家舅舅。莉莎知道自己是寄人籬下,平常不敢吵鬧,被人欺負也不能說,一定要乖乖地,等媽媽下次回來。

她6歲那年才到台灣和媽媽團聚,到了台灣才知道母親有多辛苦。繼父中風,阿婆癱瘓,100歲的阿公會打人,媽媽還要幫忙種楊桃,賣楊桃。才小一的莉莎不但得幫忙家事,也要幫忙種田,平常更是要小心翼翼,不要惹阿公生氣,免得被他的拐杖打。因此,最後被阿公打出家門時,莉莎和媽媽其實心裡很開心。

  • 一定要聽我的

媽媽前後嫁了三個丈夫,和第一個丈夫生了五個孩子,丈夫卻不拿錢養孩子,最後因外遇和媽媽離婚;和第二任丈夫生了莉莎,他是一個好男人,卻在莉莎9個月大時過世。第三個就是台灣的丈夫。

莉莎對生父沒有任何記憶,只有一張他的照片,她喜歡聽媽媽或哥哥姊姊談到他:爸爸脾氣很好,很紳士,很會照顧人,很愛媽媽……。從小到大身邊的男性長輩,總是給她很深的恐懼,而生父就是她對男人最完美的一個圖像。

長相甜美的莉莎,國中時便有很多男生追求,但因為她在很小的時候,就確定自己未來的目標:「我要結婚,我的丈夫要全心地順從我、愛我。」因此當她交男朋友時,她變得非常任性,男朋友一定都要聽她的,激烈的時候,她甚至會用自殘來向對方施加壓力。大三時認識大她九歲的丈夫,他符合自己要結婚的目的,一年後就進入到婚姻。

  • 說好的幸福呢

婚姻生活和她想得完全不一樣。丈夫是讀書人,與世無爭的個性,和莉莎是截然不同。莉莎是活潑外放,先生則是內向文靜;兩人成長的背景也完全不同,先生從小有一位賢慧的母親,為他打理一切的家務,因此婚後莉莎在生活上必須自己去面對。在她心中需要像父親一樣的肩膀,但他卻凡事猶豫不決。

她不快樂,卻無法任性,因為還有長輩,就算任性後也不能一走了之,還是要來面對關係。原以為結婚後就可以擁有的愛,反而更遙遠。這不是她要的丈夫,也不是她要的婚姻。

婚姻中期待的愛,她找不到;要她重新做乖乖女,又不甘心,才半年莉莎就想離婚。只是要撕去自己的尊嚴,實在太難了。她不想在同學面前被指點,也不想讓家人操心,不得不先把離婚的念頭壓下來,不快樂地一天過一天。

  • 沒有條件的愛

有一天走在家附近,看到十字架,鼓起了勇氣走進了教會,那時聽到一首詩歌:「住在我裡面。」感到很溫暖,眼淚一直掉:「耶穌知道我經歷過的一切,知道我心中想的一切,因為祂住在我裡面。」。帶著這份溫暖,她開始認真地認識這位神、這位「天父」。從小沒有父親,莉莎其實無法想像,有一個爸爸是什麼感覺。但這位天父對她說:「我一直在妳身邊,沒有離開過妳;不論妳好,妳壞,我都愛妳。」

那天她大哭,這麼久以來,她努力做個好女孩,但仍常常在孤單和恐懼中。她期待丈夫可以像父親一樣地滿足她,於是用自己的想像來要求丈夫,認為丈夫應該這樣,應該那樣,做不到就不是好丈夫。「妳應該在這個家成為幫助的人,不是一直挑問題出來的人。」這個想法常在莉莎的心中閃過。這個責備在她心裡越來越清楚,於是她找機會向丈夫道歉:「我過去真的好自私,想把你塑造成我想要的樣子,但我知道你不是,你就是你,反倒我是一個找毛病挑問題的人。」

丈夫埋著頭,久久無法平復內心的激動,眼中竟泛著淚光。那刻莉莎感受到自己的自私,從來沒有想過丈夫的立場和內心的孤單,只看到自己的缺乏和需要。她明白了:「上帝沒有條件,但我有條件。」她決定用上帝的眼光來看丈夫愛他,原來無法忍受的男人開始順眼,原來想要掙脫的婚姻也有了甜蜜。突然間,幸福不再是那麼遙遠。原來真正要解決的,是自己內心對父親的渴望,當這份渴望被天父滿足,才懂得什麼叫做幸福。

<「黃莉莎追求幸福的故事」節錄自有福報>

Be the first to comment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


*